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王爷别追我,我要回现代_ 第二百七十三章你们就是我的娘亲和爹爹吗?-

时间:2021-06-16 17:4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shadow娟小说王爷别追我,我要回现代 第二百七十三章你们就是我的娘亲和爹爹吗?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此时的夏雪又趴在我耳边小声说,“她好凶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有命活着。”她的双手藏在洁白如雪的狐裘套中,停伫在雪中没有进廊。

    隔着片片鹅毛大雪我们相对而望,时间有那片刻的静止。

    眼前的安怀柔虽然被金黄的大伞笼罩着,但是仍有雪花纷扬飘进,她的睫毛上沾染了几抹雪花,长长的睫毛一扇一厢的,显得她的眸子更加闪闪耀眼。配合她那张淡抹脂粉的脸蛋与樱桃小嘴,那样貌简直像是被人静心雕琢过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已经张开的小脸,我必须承认安怀柔现在已经是个异常娇美的女子了,尤其是那一身雍容的风袍将她的气质衬的更加高贵,很有皇后之风,浑身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我抿嘴无谓的笑了笑,并不想和她多做口舌纠缠,安怀柔既然能从南国跑来这里,就证明她一定费了不少心机和手腕,要不然爹爹被贬后,她应该被亲族重新安排……

    须臾,此刻的沉寂后,我淡淡的开口,“不知柔夫人来我这里有何赐教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她会一直装作与不识呢……

    “赐教倒不敢,只是很好奇,你来这里的目的。你突然对夏雪如此好不免让人觉得你是别有用心。”她探出一手,将打落在肩上的雪花拂了去,声音中满是怀疑和讥讽,“毕竟,你的名声本就不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夏雪自幼丧母,我膝下无子,自然将所有的疼爱给了她,这怎是别有用心?”我一脸平静,并不在意她语气中的讽刺。

    安怀柔见我毫无反应,顿时情绪微微有些波动,“你明知大汗视夏雪为命,根,子,只要她想要的,哪怕是再难找,大汗前会命人找来。”

    说安怀心没有居心,她怎么可能相信!

    “呵。”我轻笑一声,然后淡淡的回视着她那凌然的眼睛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由鼻腔中发出,“用夏雪来绑大汗的心,还真不愧是你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柔夫人你误会了,大汗他对于我只是责任。”从安怀柔的口中我可以看出她对连城的用情一定很深,而我并不想让她误会,并不是怕了她,而是,厌倦了这样的争斗。

    “责任?现在大汗天天朝你这里跑,他去飞凤殿都没那么勤快呢!你身为萧锦城的妃子,又身为耶律寰的夫人,更身为大汗的嫂子,你竞如此不知廉耻的用此等下流的手段勾搭大汗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怎么还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呢?”安怀柔毕竟还是太小,自己的情绪仍然无法掩藏,怒气顷刻问洒出,刚开始端庄仪态荡然无存,目光凛凛的直射于我。

    夏雪突然由我怀中跳下,冲到她脚边用力推着她,“不准你骂母妃。”

    可是无奈,她的力气太小,非但没推开安怀柔,反倒将自己狠狠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的心莫名一揪,一把上前将夏雪抱起,“柔夫人,您可是当朝唯一一个大夫人,如此没有仪态的当这么多奴才的面就如一个市井村妇般骂人,确实有**份。”

    安怀柔一脸不在乎的上前一步,横手指着我的鼻子,道“我有**份?丢人的是你吧,现在临潢府满城可是传的沸沸扬扬,前任大汗的月妃勾引自己的小叔子,其传诵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丢了你的脸面不打紧,因为你本就是一个淫,荡的女人,可是大汗可是九五之尊,哪能陪你丢这个人!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我错愕了,外面是这样传的。

    近日来连城是经常来到兰香居,一坐便是几个时辰,但是每回夏雪都在场,我与他就算说些什么也就只是偶尔对弈品聊天下事,多余的时候都是在逗夏雪,我与连城之间怎会被天下人传诵为勾引小叔子这么难听?

    看来,我如今真是老了,不济了,竟然忘记了舆论的压力会造成多大的伤害……

    当初的我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吗?

    不该,不该啊,怎么过了两年舒心的日子,就把之前的事情忘了呢……

    “表叔!”夏雪突然大叫了一声,小小的身子朝不远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与安怀柔皆侧首望着如冰雕一般站在兰香居朱门内不远处的连城。

    他那乌黑的发与金黄的龙袍上覆盖了许多雪花,可见已经站在那很久了。

    夏雪扑到他的怀中大哭了起来,“叔,柔夫人欺负夏雪,欺负母妃……你要为我们做主啊。”她哭的肝肺寸断,那声音与风雪呼啸夹杂在一起,好不凄凉。

    连城将夏雪搂在怀中,目光却是冷冷的盯着安怀柔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,“滚!”

    安怀柔脸上一怔,随即变的有些煞白,“大汗,妾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又是一句阴狠的话语,将她的话硬生生的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奴才,她这样被连城羞辱,脸面上自然搁不下去,羞愤的冲出了兰香居。

    连城接着夏雪缓缓朝我而来,夏雪那肝肺寸断的哭声也已经渐渐止住,她倚在连城的怀中冲我笑了,那泪眼中还带着未尽的泪珠,甚是招人疼惜。

    连城在我面前停住步伐,“柔儿就是这个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点我想我比他还了解。“其实夫人说的对,你以后还是少来这里吧。虽然清者自清,但是毕竟人言可谓。”

    我冲变成笑了笑,看着他与他怀中的夏雪缓缓后退着自己的步伐,直至寝宫内,最后我紧紧将宫门闭上,将连城与夏雪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夏雪环着连城的颈项,望那紧闭的朱门,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问,“叔,母妃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连城不说话,只是宠溺的冲夏雪笑了笑,眼底的温柔,只有对着夏雪的时候才有。他对夏雪早就视如己出,不仅是因她是耶律的孩子,更因她的可爱,天真,还有那纯洁无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母妃生气了,怎么办?要是她再也不理我们怎么办?”夏雪拽着连城的手臂,稚嫩的声音飘散在风雪中,似冬日里最纯洁的一抹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为夏雪拂去额头上沾染的雪花,他问,“小雪儿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雪活龙活现的眼珠一转,立刻由连城的身上跃了下来,“表叔,我们堆雪人哄母妃开心好吗?堆一个夏雪,一个母妃,再堆个表叔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连城愣住,为夏雪突然有这样一个想法感到惊奇,而他的心中似乎也有些期许。于是含着笑容点头,“好,我陪小雪儿一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雪宛然,寒风依旧,花枝摇曳,红梅飘落在兰香居内那片白茫茫的雪地间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忙前忙后的堆着雪人,一个个的脚印踩了满地交错,孩子那银铃般的笑声让男子冰冷的心渐渐融化。

    这样的温馨情景,却好似少了些什么,应该是少了母亲,如果再加上一个女主人,那就更像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三个雪人终于堆完,只有夏雪笑的灿烂。

    她指着那个最大的雪人说,“这个是表叔。”

    然后指着最小的那接着说,“这个是夏雪。”随着她伸出的手,那白嫩的小手早已冻的鲜红,然后她再指着中间那个,却顿了好久都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当连城奇怪于此刻安静,侧首凝望夏雪之时,才发现,夏雪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,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夸他诧异,“小雪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娘亲。”夏雪哽咽的将话语艰难的吐出,泪水却已滚滚而落一把扑到连城的怀中便说,“夏雪一直以为自己很可怜,没有爹爹,没有娘亲,可是现在才知道,原来表叔就是我的爹爹,母妃就是我的娘亲,是吗?”

    连城的身子一僵,目光深邃的盯着怀中这个哭的伤心的孩子,内心最深处似乎被什么扯动着,那是他心中最软弱的地方,渴望。

    夏雪此刻的心情他又何尝不知呢,自己不也曾与她一样很渴望亲情,希望父亲母亲能与他共度天伦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一起。但是那永远只会是奢望,父亲与母亲中间永远夹了一个大娘,若是没有大娘,自己也不用承受那么多的苦,是她害死母亲的!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突然,连城的眼光变狠,变沉,变阴郁。曾经因为耶律寰而刻意压下的仇恨突然一涌而上,填慢了他整个心头。

    “表叔,你弄痛我了!”

    夏雪一声低呼,让险些失去理智的连城回神,才想起现在自己正抱着夏雪的手臂收拢的很紧很紧,让她险些窒息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连城立刻将手臂松开,将夏雪搂起,“小雪儿,表叔现在要去办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夏雪疑惑的问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在雪中一直前行的那名男子似乎没有听到夏雪的问话,喃喃自语道,“有件事,一定要办、一定要办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那坚定带有仇恨的目光已经让他目空一切,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此刻的决定。

    也许,连城从最初就是因恨而生,他的一生都生存在仇恨中,无法自拔……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